Wednesday, 23 February 2011

~~这个春节不快乐。。。

新年前早已准备好的盆菜用料,却因为爸爸生病,没心情煮。。不煮雪柜又堆到满,
十五那天决定拿来煮火锅用掉,当晚接到消息,以为小哥要赶回去,心急下要快就把电板按到
最大火度,忽然啪的一声,整间家跳电。。。结果。。。我的电板烧坏了。。。。
。。。。。。。。。。。。。。。。。。。。。。。。。。。。。

爸爸去年11月尾前列腺问题入院。。。12月头又第二次入院原因上大号黑黑的,怀疑内出血,
进院照胃镜,照大肠,院方说胃和大肠都没事,住了2天说可以出院 了。。感觉上爸爸也已经好了。。
直到年初六,接到电话,说爸爸呕血,家人又再紧急的送他人院,这次胃出血,还有呕血。。
医生又再次为爸爸照胃镜,这次说爸爸的胃长瘡,原因是这十多年所吃的防止血管阻塞的药,
所引起的副作用,才会造成胃出血云云。。。。虽说造成副作用,医生还是吩咐药照吃,
不过有配给一种保护胃的药,爸爸这次被吊了好多支水和输了2包血。。。

由于政府医院床位有限,医生看爸爸情况稳定,不再出血,初八那天就安排爸爸出院了。。
直到初十(12号)晚上,爸爸又再呕一口血,人却很清醒,家人又要准备让他入院。。
这次爸爸却不想去,说才回来2天又要进去,经妈妈劝说爸爸才肯点头,哥哥陪爸爸坐救护车
入院,侄儿们却驱车赶去。。
当晚到了医院,爸爸情况变得危急,呕了好多血,医生赶紧要哥哥签名,
马上为爸爸抢救还输了六包血,家人在外头焦急的等到零晨1点多,所幸病情被控制下来。。
这晚我也接到哥哥电话,心里也感到很焦急,一夜无法入眠好不容易等到天亮,
联络这里的小哥,和老爷急忙赶回去看爸爸。。。
来到医院看到爸爸还在吊水,还有胃部也接管进药水,
颈项还插着昨晚输血的针管,而整个颈项因为之前的照胃镜和插输血针管,
导致颈项周围很多的瘀青,人很虚弱讲话小声,整个人瘦了一圈,看了整颗心都揪成一团,
心很痛很痛,不敢在爸爸面前掉泪,唯有转身偷偷的拭泪。。。
在医院呆了2小时,看看爸爸算稳定。。。当晚我们也就再回新,因为孩子们都在家。。。

接下来那几天爸爸被留医观察,哥哥和侄儿轮流在医院照顾,这期间爸爸又拉血,
医生又想再为他照胃镜,这次是要拿细胞去化验,爸爸一听到要照胃镜,泪水直流,照胃镜是很痛苦的。。。哥哥知识不多,也没多问医生,之前在照胃镜时,为什么不干脆的检查清楚??现在又要来照多一次,
想到医生要为爸爸检查,哥哥也很无奈的签名答应,。。。
结果拿了胃细胞的隔天,爸爸说要去大解,却在厕所拉了好多的血,把侄儿吓坏了,而
医生也只为爸爸吊水,输血,还有这次终于说那个导致胃出血的药需要停服。。什么嘛???当初就早该说停了,何必害到爸爸受这么多苦??这时侄儿火气上升,开口问道。。
你们要check就check好来,胃镜前后照了3次,那个防止血管诸塞的药,第一个华人医生来说要停服2个礼拜,第二个马来女医生来说要停服2个月,到底该听谁的???
最后侄女找来另外一个看似很‘厉害’的华人女医生问个清楚,结果该药得停服2个礼拜。。。
(我真的很怀疑到底爸爸有没有一个主治医生??每个医生都说不一样话??)

就这样爸爸的病情反反复复,医生还说爸爸年事已高,要我们有个心里准备。。。
礼拜四(17号)大姐来电说爸爸病情很不乐观,大了几次的血,脸色很难看,不过人却清醒,
要我和小哥在爸爸清醒的情况下,多回来看看他。。
礼拜五(18号)清晨六点和小哥又再赶回去,孩子留给老爷去照顾,幸好工作是自己的,
时间比较有伸缩性,要不然不懂该如何是好。。。
在途中拨了电话给哥哥问爸爸的情况,他说昨晚一整晚没有再出血,而且还睡得很香甜,
听到这消息,心也安定些。。。
一回到家嫂嫂说哥哥来电说医生看爸爸昨晚稳定了,可以出院。。。。???

等到中午和姐姐们集合后,准备去接爸爸出院。。。
看到爸爸人还很有精神,一听到可以回家就迫不及待要换衣服了。。。
虽然爸爸现在人很虚弱,不能走只能坐轮椅,不过回到家,还可以进食,胃口挺好的。。
19号礼拜六,早上爸爸的精神不错,胃口也很好,还会和我们聊2句。。下午时分开始爸爸
就一直想睡,睡了一个下午还一直说人很累。。。
直到傍晚大姐夫和侄女来到,见到爸爸的情形,侄女马上为他量血压,发觉到他血压有点偏低
之前医生有吩咐她,如果爸爸有这种情况就要马上入院。。
姐夫和我们几个兄弟姐妹商量后,决定电召私人救护车,马上送入马大医院,之前爸爸在这里
动过心脏绕道手术,姐夫说这里设备较齐全,送来这里也较安心,虽然说爸爸年事已高,也不可能放着不管,就尽我们的能力,能够医就医。。。

其实我们也很后悔当初没有当机立断送爸爸来这里。。。妈妈的想法是说马大离家较远,所以选择离家较靠近的医院。。。

当晚爸爸一到,院方马上为他,验血验粪便,照X-光和吊点滴。。。
侄女说吊了点滴爸爸也比较有精神。。由于等报告需要三个钟头,几个侄儿先回来,
小哥和另几个侄儿留在医院等报告。。。
报告出来,医生解释爸爸一切正常血压恢复,无需住院,当晚就可以回家了。。
我和大姐,妈妈也一整晚无法入眠,在等消息,看到侄女发来简讯说爸爸没事了,大家都安心。。
他们回到家已是零晨4点多了,爸爸说有点饿给他喝些牛奶水,然后他也累的睡着了。。。
第二天爸爸胃口还挺好的,可以吃点稀粥和奶水。。。
看到爸爸稳定一些。。我和小哥当晚也回来新。。。。

为了爸爸的事我这几天头都在隐隐作痛,可能睡眠不足导致。。。不过今早打回去
妈妈说爸爸情况好很多了。。我也安心了。。。
这些日子很感谢网友在FB,部落格和SMS慰问。。。安哥爵,kate,,国明,戴伟雄,华言巧语
sharon,,仁哥,路人,cindy,苦妈,catherine。。。
查某kate谢谢你sms去电台为我父亲加油打气。。我父亲会加油的。。。


Friday, 11 February 2011

~~正月初九天公誕

天公誕是福建人拜天公的大日子,我们不是福建人,在家乡时还是有在
这天拜天公,不过所准备的祭品都是很简单。。。

由于夫家是福建人,嫁进来后,看到家婆每年在这一天都准备很丰
盛的祭品,五果六斋,三牲还有烧猪,当然少不了燃放炮竹,很热闹,
那时孩子还小不用上学,所以每年我都会呆在婆家,过了年初九才回来
,因为真的很喜欢这种热闹拜拜的场面。。。

直到孩子开始上学后,没法呆多天,过后每年的今天我和老爷
都会在自己家里拜天公,由于小家庭我准备的都是斋的。。。
昨晚11点我们就开始准备拜拜,走出去走廊望望对面座,没有几家在拜,
现在年轻的多数都信教,有些为了方便,选择参加庙宇的祭拜活动。。
唉!感觉到一年不如一年,冷冷清清。。。
不过偶尔还可听到对岸的炮竹声,算是弥补一些些。。。

我和老爷此刻无声胜有声,各自在祈福,我每年的愿望排第一的
永远都是祝家人身体健康。。。

今年过年的心情大起大落,年初六一通电话,被告知爸爸第三次进院,这次胃出血,还有呕血
(十多年前做过心脏绕道手术,一直在吃药,导致现在胃负荷不了)
,吓得我,当时自己在感冒,想要赶回去无奈全身软绵绵,二姐要我先别急,
再看看当晚爸爸的情况如何,这时候只能靠电话联络,
打了无数次电话回去安慰妈妈,和住在这里的哥哥
联络,由于他还没开工,也赶回去轮流照顾爸爸。。。。。

当天爸爸被吊好多支水,还输了2包血,天公保佑,爸爸昨天也已出院了,
妈妈说路途遥远要我别回来,和妈妈说下个月学校假期我才回去,顺便也和爸爸庆祝生日。。。

话题转回来。。。。

当拜祭完毕也接近零晨2点,今年春节的最后第二个节目过完,接下来
就是潮州人的大日子。。。闹元宵。。。









Tuesday, 1 February 2011

~~兔年吉祥



终于忙完可以喘口气,现在就只等打包行李回乡了。。。。


在此我祝大家2011兔年
~~ ~~ ~~
革旧兔新,励精兔治,宏兔大展,兔步腾飞,
兔步青云,扬眉兔气,兔气扬眉。
幸福像兔耳一样长,烦恼像兔尾一样短,
金钱像兔毛一样多, 日子像兔眼一样红。

新年快乐,恭喜发财。。
大家一起高喊)))
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