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4 May 2013

心。。。还是悲痛

想要打这一篇博文,手是多么的沉重。。。
事隔将近两个礼拜了,我的心还是因为父亲的离世,
感到无尽的悲痛。。食无滋味,看到父亲的照片泪水就决堤,
我害怕人群,我不想遇到相熟的朋友的安慰,我怕我又会掉泪,
买了菜就匆匆的赶回来。
我多么想这是一场噩梦,梦醒后一切原归正状,可是这是不可能的事了,
父亲他再也回不来,他永远的离开我们了。
 我想我需要时间来治愈我的悲痛,然而失去至亲的痛,
要治愈是何等难。。。。。

那些日子新马来回奔跑无数次,在家乡呆个三,四天,夜里轮流照顾父亲。。
父亲临终的几个星期前,总是申述他睡不着,偶尔呼吸辛苦,
想尿又尿不出,即便穿着纸尿片,他还是坚持着要站起来才能尿,每半个小时就要起来
一次,平时照顾的工作是兄嫂和妈妈轮流,
我和小哥回去就负责照顾。。。。
当晚根本没能睡,只能闭目养神,第二天起来,头痛到欲裂。。。
可想而知这些日子照顾的人辛苦,父亲本身更辛苦 ,一个晚上睡没有几个钟。
 家人都劝他入院治疗,可是他老人家预感时日无多,坚持不要住院,
要走也要在家中。。。
过后医生建议买个呼吸器,要用时倒入药水开电流就可以使用了,
刚开始用还能舒缓,过后这呼吸器渐渐也帮不到了。。。
偶尔情况好的时候,父亲还会和我们聊上两句,虽然身体很弱,
可是他的脑袋还是很清醒的,嫂嫂问他要去投票吗?他还回说要,
他说这次要换,要投飞上天的,隔了几天,那时他的身体更加虚弱,
问他还要投票吗?他却回说不懂可以撑到那时候吗?想不到一语成谦,
父亲再也没机会投票了。。。

 在我回新的三天后,原本隔天要再和三嫂一起搭飞机回去看父亲的。
就在那个晚上好像有先兆似的,我感到心神不宁,翻来复去总是不能入睡,
左眼感到刺刺涩涩的。。就在刚要入眠时,凌晨接到噩耗,说父亲已经走了。。。
当时我整个愣住了,手不停发抖,脑筋一片空白我不懂如何是好。。
很悲痛为什么父亲就不能等到天亮,我即将赶回去看他?
为什么就不让我见到他最后一眼。。。

当我和三哥一家连夜赶回去,到达已是黎明时分。。。
眼前的一幕就是父亲冰冷的身躯静静躺在床上,家人已为他梳洗及换上西装,
一副安详的遗容。。。
我再也忍不住了,哭跪在一旁,我的心好痛,声声问为什么不让我看最后一眼?。。。。
三哥在一旁要我别哭,不要吵到他,就让父亲好好 的睡吧。。。
这些日子以来最悲痛的莫过于母亲了,人家说父亲八十六岁高龄,儿孙满堂已是好命人了。
可是他们两人相依相偎六十几载,该怎么去接受老伴
的突然离去?母亲天天以泪洗脸。尤其是父亲的丧事办过后,大家都要各自回家,
面对一下子静下来的屋子,母亲更是不能适应,还好侄女刚刚毕业,先不去找工,
就留在家乡陪陪母亲。。。幸好科技发达,侄女每天开着facetime,让我能和母亲聊聊,
母亲就每天的讲父亲的 事,聊聊下又流泪了,思念的表情都流露在脸上。。。

父亲,母亲很挂念你,你就去她的梦里和她报个平安好吗?
让我们知道您在另一个世界过得很好,至少您已解脱了。。
最后希望父亲早登极乐世界,阿弥陀佛。。。。。